欢喜首映官网下载(欢喜首映电影免费吗)

niting 336 0
快乐首映官网下载(快乐首映免费吗?

  欢喜首映官网下载(欢喜首映电影免费吗)-第1张图片

  

  2021年元旦刚过,欢喜传媒集团就宣布与芒果合作TV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不久前,2020年12月11日,快乐传媒集团宣布与华为、小米达成战略协议,将在小米电视、小米手机、华为电视、华为手机上设立快乐首映专区,利益也由双方分享。

  

  快乐媒体如此重视快乐首映的原因是什么?与这么多渠道合作,快乐首映能成为中国顶级的流媒体平台吗?

  

  控制内容依赖合伙

  

  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在影视行业明显处于上游地位,可归内容制作人所有。在内容制作控制方面,欢喜传媒有自己的模式。

  

  2015年,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坤联合创办。2015年,宁浩、徐峥分别占股份的19%,是第二大股东。

  

  两位明星导演宁浩徐铮,作为股东,自然要为自己的公司发展做出贡献。他们分别与快乐媒体签订了6年的合同。合同内容包括每三年导演一两部电影作品。快乐拥有其作品的独家投资和制作权,以及大中华地区各渠道的优先发行权。

  

  这种合作模式被快乐媒体称为导演合作伙伴制。凭借这种合作模式,快乐媒体以股权或合同的形式绑定了许多高质量的导演,打造了快乐媒体的导演天团。

  

  除宁浩、徐铮外,欢喜传媒的股东导演还包括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张艺谋。非股东导演包括王小帅、贾樟柯、文军、李阳、陈大明和刘新刚。

  

  此外,在快乐媒体的7位股东导演中,有4位导演的合同包括在线戏剧项目。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快乐媒体的内容形式不仅局限于电影而且通过与导演的股权绑定和合同限制,快乐媒体也扩展了新的内容形式。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快乐媒体的关注并不局限于电影。

  

  然而,传媒也为导演合伙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2016年,欢喜传媒向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发行了11.20亿港元的.20亿港元,企业亏损12.54亿港元;2018年,欢喜传媒与张艺谋达成合作,发行1.5亿港元非现金支出,企业亏损4.45亿港元。

  

  与2015年、2017年欢喜传媒财务报告显示的900多万港元亏损相比,2016年、2018年受股东导演增股绑定影响,亏损金额确实有点高。

  

  通过合作控制渠道

  

  影视行业可以简单地分为内容制作人、发行人和渠道。内容制作人负责提供内容,发行人负责宣传,渠道方负责向消费者(用户)展示内容。作为内容制作人,快乐媒体主要依赖于两个方面:离线 线上。

  

  对于快乐媒体来说,这部电影是在线下电影院上映的。快乐媒体作为投资制片人,可以获得票房分享收入,是实现内容渠道最传统的方式。然而,快乐媒体喜欢与发行人合作实现线下渠道。

  

  以近两年的春节电影为例。2019年春节期间,欢喜传媒独家投资,宁浩导演的《疯狂外星人》与发行人乐凯华电影签订了28亿元担保协议。虽然最终担保失败,但欢喜传媒仍获得7亿元收入,远远超过其他电影。

  

  欢喜首映官网下载(欢喜首映电影免费吗)-第2张图片

  

  2020年春节期间,欢喜传媒独家投资,徐峥导演的《迷失在俄罗斯》也与横店影业签订了24亿元担保协议。欢喜传媒将通过担保获得6亿元的收入,横店影业负责电影的宣传和发行。但由于疫情等原因,欢喜传媒选择放弃担保协议,与字节跳动达成6.3亿元合作,《迷失在俄罗斯》在西瓜视频上线。

  

  在线下渠道,对于某些热门影片,欢喜传媒选择与发行方合作签订保底协议,获得较高收益。2019年欢喜传媒之所以能够扭亏为盈,除去参与出品的《我和我的祖国》获取的高票房之外,独家投资的《疯狂外星人》的保底协议带来的利润也是关键。

  

  一是欢喜媒体利用内容换取渠道方出钱合作。

  

  比如2018年7月和2019年3月,猫眼娱乐入股,认购欢喜传媒股份,获得欢喜传媒主持电影和网剧的独家发行权;2020年1月,字节跳动6.3亿元获得《迷失在俄罗斯》;2020年8月,B站5.13亿港元入股欢喜传媒,获得网剧《风犬少年天空》、《夺冠》等头部内容。

  

  一是资源置换,快乐媒体提供内容,渠道提供平台,建立快乐首映区,收入双方共享,通过快乐首映与在线渠道合作实现。

  

  与猫眼、字节跳动,B站达成合作后,合作内容还在合作渠道平台上设立了快乐首映区。此外,快乐媒体最近与华为、小米和芒果合作TV此外,已达成合作CCTV6.1905年电影网和百事通达成合作,合作内容包括开设快乐首映区,双方分享收入。

  

  然而,快乐首映式已经很久没有上线了。快乐媒体于2017年开始测试其流媒体平台快乐首映式,并于2019年3月开始试运营。主要采用会员制观看 以付费点播的形式,用户需要付费观看电影,从而实现。

  

  然而,快乐媒体的合作伙伴包括票务平台、视频平台、手机和电视硬件场景。他们从多渠道、多场景、多维度支持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快乐首映,吸引流量。为什么快乐媒体如此支持快乐首映式?

  

  流媒体是大势所趋

  

  如我们所见,疫情期间,线下电影院停摆,《迷失在俄罗斯》率先进行了院转线。之后很多电影跟随《迷失在俄罗斯》,放弃影院,转投线上渠道。

  

  国外疫情依然严重。纽约时间2020年12月3日,华纳兄弟宣布其公司2021年制作的17部电影将取消窗口期,并将在电影院和流媒体平台上HBO Max同步上映。

  

  院转线、流媒体、取消窗口期等趋势似乎是疫情造成的。但是,通过对疫情前影视行业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这些趋势早已存在。

  

  2019年上映的《逗爱熊仁镇》和2018年上映的《20岁》,窗口期只有6天。《北方一片茫茫》是9天,《江湖儿女》上映13天就上线了。缩短这种窗口期的例子很多,甚至有些电影还在电影院上映的时候,已经全网上映了。

  

  欢喜媒体洞察了这一趋势,因此非常重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快乐首映。

  

  然而,快乐首映仍然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

  

  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周期本身就很长。此外,快乐媒体签约导演的时间大多是6年,合同将在2021/2022年左右结束。未来两年可能是快乐媒体的内容爆炸期。

  

  由于快乐首映的会员制和付费观看门槛,由于快乐首映的会员制和付费观看门槛,渠道方吸引的快乐首映流量难以保留。

  

  同时,快乐媒体也不能保证这些签约导演拍摄一定的高质量内容。《迷失在俄罗斯》的豆瓣评分只有5.9分。在与一些导演签订的合同中,一些网络剧包括联合制片人。如果它只是一个名字,它可能会影响快乐首映式的声誉。

  

  与快乐媒体签订合同的导演也有自己的工作室,不仅会根据快乐媒体的合同拍摄电影和电视。例如,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上映后,还有电影《坚如磐石》和《悬崖之上》,张艺谋与快乐媒体签订的合同还有两部网络剧。显然,导演张艺谋并不急于执行合同的网络剧计划。

  

  结语:

  

  快乐媒体与导演合作,确保内容和渠道合作的实现。虽然认识到流媒体平台将是未来的趋势,但由于国内视频平台的竞争环境,快乐媒体只能从多种场景和渠道支持自己的流媒体平台。

  

  然而,快乐首映式与太多渠道合作,除了一些特定合作伙伴的内容外,大大降低了其内容的独立播出,使与其合作的平台也失去了内容的竞争力。

  

  现在快乐首映只是为了快乐媒体可以增加一种在线实现的方式,同时为未来的在线渠道可以覆盖离线电影院做准备。然而,在那个时候,快乐首映可能会直接面临国内其他视频平台的竞争。快乐媒体还能做长袖舞蹈、轻松、快乐吗?

标签: 传媒 欢喜 首映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