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易购电视购物直播是真货吗(电视购物好易购的产品质量怎么样)

wochixiaopengyou 807 0
好买电视购物直播是真的吗(电视购物好买的产品质量如何)

  要说今年最风光的“商店”,一定是各个直播间——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60亿,即我国40%的人、62%的网民都是直播用户。其中,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到2.65亿。

  但是直播带货靠谱吗?买砸了怎么办?

  6月16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50.53%的受访者选择在直播间购物,但超过60%的消费者担心商品质量。同时,直播间存在资质不明、虚假宣传等问题,需要加强监管。

  (1)最大的卖点是便宜

  熟悉李佳琪、薇娅等头部主播的消费者都知道,他们往往以全网最低的价格为卖点。便宜的价格也是目前直播最吸引消费者的卖点。

  根据北京消费者协会的调查结果,受访者选择直播购物的主要原因是价格便宜,50.53%的受访者选择价格便宜。此外,44.56%的受访者选择展示效果好,26.32%的受访者选择从众心理,29.12%的受访者选择冲动购物,21.05%的受访者选择听从主播的推荐,8.77%的受访者选择其他原因。

  这也与中国消费者协会今年3月发布的调查报告一致:商品性价比和喜欢度是消费者购物决策的关键因素;60.1%的受访者通过观看直播转化为购物,更喜欢性价比高的商品。

  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便宜货不好。追求终极性价比的直播带货,商品质量成为消费者最大的担忧。据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投诉部主任陈凤翔介绍,64.91%的受访者担心商品质量,55.44%的受访者担心没有售后保障,50.18%的受访者担心虚假宣传,49.82%的受访者担心人气数据欺诈。

  (2)还好买砸了可以退货。

  虽然网上购物是无形的,但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网上交易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网上购物商品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虽然现场商品的质量不一定可靠,但经过多年的市场教育,主要的电子商务平台基本上可以限制商家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许多商家也提供退款保险,消费者不会损失太大。

  以本次调查为例。在30次购物体验中,只有体验者在苏宁直播平台购买的周黑鸭锁鲜乐卤鸭脖不支持退货。陈凤翔透露,体验人员下单时,平台上的商品信息和订单页面7天无理由退货的支持,但在商品详细信息页面底部有一个小提示锁定产品不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发送后不支持地址修改’。经验丰富的人员在购买过程中没有看到提示。收到货物后,他们以七天无理由退货申请退货。商家拒绝退款申请,理由是由于保鲜盒保质期短,不支持退款。

  根据规定,新鲜易腐的新鲜产品不能支持,企业不违反规定,但在标签中有遗漏,涉嫌误导消费者。

  (3)资质不明,虚假宣传问题严重

  调查显示,直播带货的常见问题是商家资质不明确,存在虚假宣传。30个直播带货体验样本中,9个涉嫌许可证信息公示,占30%;3个样本涉嫌受访者虚假宣传,占10%。

  《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继续在其主页上公布营业执照信息、与其经营业务有关的行政许可信息、不需要按照本法第十条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信息或者上述信息的链接标志。

  此外,一些主播涉嫌在直播带货过程中宣传产品功效或使用极限词。在本次体验调查的30个现场带货样本中,3个涉嫌通过宣传产品功效或极限词诱导消费者购买商品,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例如,当体验者通过天猫直播平台购买谷益元红豆薏米粉代餐粉薏米红豆粉全谷物即食早餐代餐时,主播声称三天可以减1-5斤,如果产品三天没有效果,就没必要吃那么多天,来我们家承诺无效退款,手臂、胃、腰、腿都可以减。

  当体验者通过JD.COM直播平台购买康奔沪牌新版欧米伽-3鱼油软胶囊时,主播声称保健品能降血脂,促进血液循环,预防心脑血管、动脉硬化、中风、心脏病、高血压,对老花眼、青光眼、视力模糊有很好的效果,我们的产品质量绝对是NO销量在中国排名第二,欧米伽-3可以非常非常清洁你的血管。

  当体验者在苏宁易购直播平台上购买云南丽江特级黑马卡时,主播声称该产品能提高免疫力,改善睡眠,抗疲劳,补充心理体力,补肾壮阳。男性长期饮用玛卡可以改善男性肾功能。

  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关于防止健康食品功能虚假宣传的消费提示》,这些宣传词已经违反规定,涉嫌虚假宣传,会误导消费者。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孙颖表示,宣传内容不符合《广告法》的规定。《广告法》明确规定,保健食品广告不得包含以下内容:(1)断言或保证功效和安全;(2)涉及疾病预防和治疗功能; (3)声称或暗示广告商品是保护健康所必需的;保健食品广告应明确标明本品不能直播带货代替药品。根据《广告法》的规定,经营者将承担行政、民事等相关法律责任,构成犯罪的,将承担刑事责任。

  (4)主播可能是广告主、广告代言人获居间人,承担不同责任

  目前,消费者对直播带货维权的看法也有所不同,调查显示, 20%的受访者认为平台应该承担主要责任,20.7%的受访者认为卖家应该承担主要责任,10.18%的受访者认为锚应该承担主要责任,49.12%的受访者认为三方都有责任。

  孙颖认为,直播带货模式可能涉及到不止一个平台,包括直播平台和交易平台,两者的统一模式也存在。对于简单的直播平台,由于直播内容涉及的方方面面,平台不会对直播内容进行早期制作和审核,也不会直接收取费用,因此一般不应将此类平台视为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对于后两个平台,可以归类为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适用《电子商务法》第27条至第46条的规定。

  直播中最重要的主播往往是广告商、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等多个角色,不同法律角色的主播应承担不同的责任。

  根据与商品品牌的不同合作模式,商品主播也可能成为广告经营者或广告代言人。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推荐和证明商品和服务的,应当依照事实,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得推荐或者证明其未使用的商品或者未接受的服务。

  主播与商家直接签订直播合作协议的,主播提供的直播服务符合上述规定对中介合同和中介的定义。主播应当按照中介的规定承担责任,明确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广告是虚假宣传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孙英建议,对于现场商品,不同的监管机构需要加强合作,市场监管机构只承担商业宣传、网络交易属于互联网终端监管责任,互联网监管源控制应在上游网络信息、工业信息、公安等部门,因此现有现场直播、电力现场商品模式监管,应利用不同部门的监管优势。同时,监管机构还应加强锚与平台的合作,利用平台掌握的信息和技术优势,降低监管成本。

标签: 受访者 直播带货 主播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